阿洇

人生已经这么咸鱼了,好好学习努力赚钱继续玩

难过而又疲惫的灵魂。

一周一章节,很慢很慢,要坚持哦。

鸦青与狼斯

一只乌鸦与一匹草原狼的故事。

                    开篇 狼斯是只一岁大的公狼
  寒风呼啸,俯瞰十月的蒙古草原,枯黄的草地附上薄薄一层的秋霜,冬天带走了绿意,却带不走杂食动物们对食物的渴求。
  此时的天微微敞亮,缩在土洞里休寐的小狼抖了抖左耳,似是极为不情愿般,毛茸茸的尾巴直直地在洞里扫了起来,荡起的尘土反而将自己呛得难受,急急跑出洞穴呼吸新鲜空气。
  冰凉的晨雾顺着气流吸进鼻腔,狼斯猛地打了个冷战,哈出的热气飘飘荡荡消散开来。蒙古的昼夜温差极大,而十月的到来,几乎是正式宣布草原冬季拉开帷幕。

  狼斯是一只一岁大的公狼,匀称的四肢,颜面部长,鼻端突出,耳朵直挺弧度圆润,不错的狼伙子。他还记得幼时母亲温柔的眼神,甘甜暖和的乳汁,吵吵闹闹挤着吃奶的兄弟姐妹们,还有佑护他们茁壮成长的族群。在短暂的狼生中,这算的上是一场美好的童年。
  可是,现实十有八九的不如意。在他们半岁多大时,本应跟着父母学习狩猎知识的年纪,一场血腥惨烈的暴乱改变了一切。
  狼斯伸出舌头舔了下胸口,那里的毛发最厚实,也最温暖。白不拉叽的鸦青最喜欢钻进他的胸口做窝取暖,明明就是很舒服,还违心的说一些气狼的话,有时候恨不得把他一口吃掉,天天叨啊叨的,真是再没有见过比他更聒噪的乌鸦。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草原上千千万万的乌鸦就独鸦青一个,黑窝里出了个白碳。想到即将飘下的雪花,狼斯的心底就开始哀叹焦虑,万一这只傻鸟离开就再也找不回了,该怎么办?还有日渐短缺的食物,都是摆在眼前的大难题。
  狼斯摆摆尾巴,抖抖耳朵,离开洞穴向山坡上跑去,那里可以看到初升的太阳,红彤彤的,像极了草原腹地里长得一种灌木果实,酸甜味,就是旁边的木刺扎嘴了些。刚认识鸦青时,那只小笨鸟正站在带刺的枝丫上,低头琢红果子,边吃边来回移动小爪子,显然是疼的不轻。看了十来分钟,同样饥肠辘辘的狼斯走上前去,围着灌木贴近,用厚厚的狼毛前后左右摩擦了起来,红果子便在外力的作用下哗啦哗啦掉落一地。
  早已受惊的鸦青飞的高高的,停在远处的一棵胡杨上,透过层层树叶的空隙观察那匹狼。族里的长辈曾说过这些一口就能把乌鸦吞掉的大家伙是万万不能招惹的,鸦青有些后怕,忙用喙开始清理羽毛,待到尾羽也一丝不乱后,鸦青的心稍稍安定。
  狼斯用舌头卷起掉落在地的红果子,砸吧了下嘴,没啥味道,小东西就是这点不好,直接穿肠过。真怀念冒着热气的羊羔,门牙和犬齿深深扎进充满腥膻味的羊肉里,温热的血液,新鲜厚实的肉,还有最为珍贵的脂肪。果实并没有多少,三两下的功夫,地面上只剩零星几颗。狼斯抬头环顾四周,空荡荡的草地,几丛灌木,远处星罗棋布盛开的野花,山坡上斜斜竖着几棵枯萎的胡杨。哦,还有那只躲在树叶后的小白鸟,狼斯习惯性的抖抖耳朵,在灌木丛边留下标记,向太阳落山的山丘奔去。
                                                              2017.11.12  23:14

是啊啊啊!那个哆啦A梦也很可爱!

看会有机冷静一下:

啊啊啊啊啊啊这一页好可爱

一只乌鸦与一匹草原狼的故事。
之前看的新闻,说狼和乌鸦会相互合作,获得食物。
最喜欢姜戎的《狼图腾》,翻来覆去看了很多次,还有《重返狼群·小狼小狼》,草原、游牧民族、图腾、信仰、生死。
想写一篇这样的小说,就这样。
坚持一下吧,没有很难的。

好可爱哦。

提香:

三白蝉:

《八爷的故事》之二:八爷记仇
 第一话回顾:八爷说话
 传送门:
http://sanbaichan.lofter.com/post/1f0ece64_113ce9d8?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

写一篇狼与乌鸦的故事怎么样?
小说看到饱和状态不想再看。

加了滤镜有种别样的感觉。

很棒的!

看会有机冷静一下:

…?奇奇怪怪
翻了翻了给阿洇的相册
发现自己好久没拼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