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洇

快乐无用庸人

一个脑洞

牵机盏:

(始)


他是一个很普通的宅男。


他的声音很好听,低音有磁性,高音气足不走音,唱歌也很好听,于是到了大学就学了播音主持。没什么不良嗜好,喜欢唱歌录音配剧,上网的时候看见有配音社团招人,顺手就点了申请。由于专业素质良好,很容易地就通过了,算是正式地进入了网配圈。


 


(一)


在中抓圈里混都得有个马甲,于是他给自己起了个ID,叫“蓝幻”。


中抓以耽美剧为主,CV们有直有弯也有双,大都玩儿的很开,平时在一起也都节操随意掉,各种无下限。没过多久他就迅速融入了这个圈子,也认识了很多圈子里的朋友,其中有一个跟他关系最好的CV,叫“心外无物”。


 


“心外无物”这个名字是他大学期间的一节马哲课上起的名儿。王阳明说,心与物同体,物不能离开心而存在,心也不能离开物存在。离却灵明的心,便没有天地鬼神万物;离却天地鬼神万物,也没有灵明的心。灵明的心是天地万物的主宰;从另一方面说,心无体,以天地万物感应之是非为体。客观的事物没有被心知觉,就处于虚寂的状态。如深山中的花,未被人看见,则与心同归于寂;既被人看见,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小心听了之后觉得很应心境,便起了个ID叫心外无物。


心外无物在这个圈子里也算是个“老人”了,是个纯gay。蓝幻入圈的时候,他已经有了近万的粉丝,大家习惯叫他“心老大”或者“小心”。声线清亮,爽朗阳光,慵懒性感,辨识度很高,音色范围很宽,大概在0.3-0.6,尤其喜欢配受,几乎不接攻音。心外无物在三次元是个程序员,很腼腆,很正直,心很大,但在二次元很不淡定,重度声控,一听到好听的声音一秒变痴汉,特别放得开,喜欢看小说,喜欢绿川光,喜欢欧美大叔,喜欢在微博上勾搭资源帝,喜欢囤片儿,尤其喜欢在二次元跟人现场pia肉段子。当然这方面他也极为擅长,在中抓圈内享有高潮音女王的盛誉,他当第二没人敢当第一,说话自带娇喘,完全不需要酝酿,张口就来,收放自如。没事儿他喜欢还到处勾搭圈子里的攻音,圈子里为数不多的攻音几乎都在他的软磨硬泡下陪着他玩儿了一遍肉段子。可惜好多攻音后来都渐渐转受了,粉丝们都嘲笑他“你的渣攻都成了别人的贱受”。小心在扼腕叹息的同时也在乐此不疲地一直寻觅。


蓝幻刚入圈没多久,小心就通过各种庞大的消息网络知道了这个人,简直如获至宝,爱不释手。蓝幻的声线大概在0.6-0.8,讲话自带低音炮,很容易就得到了心女王的青睐。蓝幻是个特别温柔好脾气的人,对小心的要求一概有求必应,在别人的高冷的衬托下,他简直像一只温柔的小绵羊,在心女王面前自然极为受宠。在小心的扶持下蓝幻很快凭借声色的优势斩获了一大批粉丝,主役协役的剧比比皆是。


 


小心还有个特别好的朋友叫小维,堪称掉节操之最。小心说他曾经觉得自己特别的没有节操,连给宠物起的名字都特别黄暴,直到遇到了小维。他们三个一有空就聊语音,聊生活,聊家常,偶尔也谈人生,谈理想,也有时候pia戏玩儿段子。小维家里人多,很少有时间能陪小心玩儿。自从有了蓝幻,局势大致就成了小心和蓝幻pia戏,小维在旁边儿观战。圈子里鱼龙混杂,时常会有各种不愉快的事情发生,但大多维持不了太久,那些日子也大抵都是快乐的。


由于关系特别好,小维常常打趣调侃他们为什么还不在一起。蓝幻总是打着哈哈说别闹了我可是直男,小心总是笑得一脸荡漾地说,我这么喜欢他怎么舍得掰弯他。


 


(二)


大约两年多过去了,小心在过生日这天开了歌会,叫了一帮朋友来玩儿。


热闹了一阵子,蓝幻玩儿完游戏上了线。


上线的时候小心正躺在床上跟大家聊天,但是明显有些累了,精神不大好:“我刚录了个剧,录着录着差点儿又睡着了,所以不录了。你刚刚干嘛呢。”


“玩儿剑三,刚把材料找完。”


“还玩儿那个啊,我早就不玩儿了……”


蓝幻沉默了一会儿,看见公频上一群人刷着屏让他们现场来一段儿,就对小心说:“他们让我们搅基……咱俩要不要遂了他们的愿……”


“我想听你现场给我唱一个那个火啊火的那个……”


“你真的想听啊?”


小心立马接茬儿:“如果有更YD的那我就更喜欢了!”


“我了个去……”蓝幻表现的特别无奈。


“对啊我就喜欢听你YD地唱歌。”小心瘪着嘴开始卖萌,“哎……你说那个才这么久不见,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YWDF了……”


“还不是跟你学的……”


“我可没那样子啊……听你唱的时候我简直……”小心明显语死早了。


“你要快XXXX(河蟹)了吗……”


“呃……还不至于……一首歌而已嘛……”小心沉默了好一会儿,叹口气拉低了声线说,“感觉真的好累……”


蓝幻说:“那……你要听的话我就给你唱一个吧……”


“哎哎哎有没有更……YD的歌呢……”小心立马蹬鼻子上脸,“就喜欢你YD。”


蓝幻一脸黑线:“我怕被跨省然后被河蟹掉……”


小心一听就不乐意了:“河蟹妹啊,咱俩比这更YD的事情都有过呢……好不好嘛……”


蓝幻极其无奈地说:“好吧行……”


小心满足地打了个滚儿:“嗯来吧!”


“我给你唱个《火》吧!”


“要更YD的!”小心想了想忽然说道,“等一下!……那个……你是不是还在那个什么……”


“什么?”


“……你……还在宿舍啊?”


“当然在宿舍啊,那还能在哪儿。”


“你那些个哥们儿就在你身后?”


“显然是的……加上我四个人一个不差……”


“哇塞这么NB……”


“嘿嘿……”蓝幻傻笑着哼哼了两声。


“然后……那个你……算了来吧来吧……”小心还是不死心,“更YD的啊!”


“好的……”蓝幻喘叹了一大口气说,“我把游戏退一下……”


 


蓝幻退了游戏打开了伴奏,清了清嗓子开始唱歌。为了让小心开心,他放空了声线,唱得特别的撩拨动人,转音的地方略带诡异,总体来说极其的销魂,活生生地把0.6的声线拉成了0.3。


唱了一段之后他掐了伴奏说:“好了好了可以了……”


小心喘着气儿笑:“不行了……哈哈真的不行了……啊啊啊……”喘了好久才收敛了一点,“本来刚才我都要睡着了呀我靠!……兴奋了现在……来吧来吧!你现在状态如何?”


“我越来越想睡了……”


小心开始XX(河蟹):“哎呀别这样嘛!”在听到一声巨大的回响之后他愣了一下:“我靠谁弄的回音!”


蓝幻尴尬地说:“这是我的……”


“啊……哦……”小心立马消气儿,“来嘛!怎么样啊……蓝幻咱们来一段儿吧!……幻幻……”


蓝幻只好说:“这样吧,我再给你唱一首咱俩再来好不好?”


小心立马笑开了:“好啊好啊就喜欢听你唱!你唱得越YD我越喜欢!”


“这首歌不YD……真的……”


小心拿出了毕生绝技开始XXXXXX(河蟹):“我就喜欢你YD嘛!”


“…………”


“…………”


“好吧好吧……我现在给你唱一首……”


“不YD 的你也要给我唱成那个勾栏院歌!”小心直接打断了蓝幻。


蓝幻语带宠溺:“好的知道了。”


 


蓝幻唱了一整首《BAD BOY》,虽然歌词记不大全,唱到后来有些累了,气有些跟不上,但整体感觉还是相当遂小心的意。


唱完之后蓝幻哂笑:“好了好了不唱了。”


“好了来吧,看到我给你发的那个文了吗。”


“看到了看到了。”


“跟我玩儿它!”小心立马精神抖擞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我现在兴奋了啊……哎呀你说你……本来我都要睡着了……你这个小妖精太勾人了你!”


蓝幻翻了翻小心发的文,一脸愁苦地说:“你这个文那里有词儿啊……阿西巴!”


“不是哎呀你就往下看!是你的词儿你就说。”


蓝幻瞅了半天,迟疑道:“我是攻吧……”


“显然嘛!”


“咳咳……好吧开始吧……”


“就我是那个XXX,你要把我XXXXXXX(河蟹)知道吗,”


“哦,懂……”


“我告诉你,要邪恶一点知道吗,要坏一点的那种啊,不要温柔的!”


“知道啦哎呀……”


“我知道你平时都太温柔了,这次一定不要温柔,千万不要温柔!”


“我懂我懂……”


“记住不要配成受了啊!”


“知道啦知道啦……”


 


在众人的催促下他们终于开始玩儿了,小心明显玩儿得特别high。配到一半儿发现需要龙套,小心顺势把小维拉了上来:“小维快上来!”


小维压低了声音说:“我妈在隔壁……”


小心打趣道:“行吧行吧,如果逼着你配的话你妈估计一会儿就冲过来抱着你哭了。”


蓝幻停了一下说:“我们寝室的人说我最近配的越来越重口了……”


“哈哈哈哈……”小心笑得特别开心,“小维,我把本子给你,所有的男龙套你就包了吧。”


于是pia戏继续,好不容易暂告一段落了,蓝幻怨念地说:“我们寝室的人表示压力太大了,让我换个清淡点儿的……”


“哎呀难得的机会啊,继续继续……才几点啊!”


“我已经满头都是汗了。”蓝幻擦了擦汗,“寝室里有人在打电话了,这个真不行了……”


“没事儿,这一段我自己来!”小心拿出看家本领嚎了十来分钟把剩下的内容配完了。


“什么时候你寝室没人啊。”


“几乎都有人呐,没有时间没人的。”


“找个没人的时候一起玩儿嘛。”心女王表示很不满足。


“没事儿,我还有两个多月毕业了哟,哈哈哈。”蓝幻笑得开心。


“哎对了听说你下个月要到北京啊,到时候一起来玩儿啊!”


“真人吗?”


“那个……算了吧……到时候一起来玩儿啊!”


“好的。我今天嗓子扛不住了,太暴虐了。”


“哎不过你今天真的让我很惊艳啊,比当年功力见长!”


“那必须的!”


 


(三)


每个圈子里都有很多没事儿找事儿居心叵测的人,网配圈更是如此。平日里有事儿没事儿就有人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乱开撕逼大战,唯恐天下不乱,论坛上也是乌烟瘴气的,让人搬完剧之后就不忍心再往下翻。CV圈里的老人们走了很多,一些是被扒了隐私之后一怒之下退圈了,一些是被挑事儿撕完之后也退圈。几乎所有脾气好的CV都被激得破口大骂过。走了老人,来了新人。中抓圈里从来不缺人,但每一年的新氛围都着实令人唏嘘。


毕业后的蓝幻遗憾的发现,事实并没有如他所想的那样会有很多的时间录音配剧。三次元的修罗场让他不得不决定放弃这个爱好。深思熟虑之后他宣布了退圈。


 


蓝幻没有想到的是,在他宣布退圈的那一晚,有人盗了他的账号。


盗号的还爆丑料说他跟两个女人同时在交往,把他的聊天记录截图发到了YS上,帖子名字叫《男CV们请管好自己的存货》。圈子里一夜之间炸开了,一些粉丝表示很伤心,一些表示不相信蓝幻是这种人,一些开始炮轰蓝幻是渣男。


有熟悉的人联系到了蓝幻,他想了很久下了决心,说会给大家一个交代。


 


第二天他上了线,公频里一片骂声,刷得让人来不及细看,尽是些污秽不堪的字眼。一些人情绪特别激动,张牙舞爪的样子像是见到了世上最龌龊不堪的事,恨不得饮其血嚼其肉。


蓝幻有些头疼,不厌烦地开口说道:“停停停,别吵了。”


声音都停下来了,但那些句句戳心的文字还在眼前。蓝幻觉得有些刺目,闭上了眼睛,长叹一口气。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缓缓开口说道:“我承认,帖子上说的都是真的,那个聊天记录里的内容也是真的。我的确同时在跟两个女人交往,她们都是我在网络上认识。我在现实生活中特别的宅,几乎很少出门,大学期间没有交过任何一个女朋友,所以也不可能跟别人发生肉体上的关系,这个你们不用担心。那些骂我的人,我承认你们骂的很对。这种事情虽然很常见,但错了就是错了,不能因为错的人多就不能算错了。盗号的人我已经查过他的ID了,也知道他的手机号和所在地区了,但我没有黑了他的电脑,只是想问候他一声。其实昨天我都已经宣布了要退圈了,现在看来,就更加不得不退了。那些没有完结的剧,如果剧组还愿意让我配,请今天晚上之前告诉我一声,我会把它们完成,不会留坑的。过了今晚这个账号我以后都不会再用了,我删了所有加过的网配圈的人,只留下了小心和小维几个特别好的朋友。最后我想对盗号的说一句,出来混的,迟早要还的。这句话我送给他,同时也送给自己。你们不必问我以后会去哪里,或许就再也不见了。”


 


五秒后,蓝幻的头像变成了灰色。有人还在公频上没完没了的叫骂,也有人对蓝幻的离开扼腕叹息。


 


从那以后蓝幻就消失了。他把自己的微博删的一干二净,改了简介,只有短短十八字:“请麻利取消关注。别自虐。别闹,不归。微博作废。”


听有人说他转战了商配圈,自然不能再用蓝幻这个ID了,或许很多人都会忘了他吧。


没有人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


没有人知道,小心对这件事作何感想,也没有人知道他们是否还有联系。


 


(四)


到了第二年小心生日的时候,他的朋友们照例给他办了一场热热闹闹的生日会。


生日会来了特别多人,在生日剧和语音祝福的轮流轰炸之下,小心感动得嗷嗷打滚儿,献声表示感谢,哀嚎着发了条微博:“今天是我一年中最感动的一天。”


妹子们打趣问他是不是哭了,他连忙撒着娇说:“没有没有,我真的没哭。我现实里不属于那种会因为高兴而哭的人,所以只能在微博上发个哭的表情表示一下了。你们真的太棒了!好爱你们!”


热闹的气氛持续了三个多小时之后,夜已经深了,各种唱歌pia戏闹腾了一整晚之后,小心已经疲惫不堪了。大家聊着聊着发现小心已经睡着了,于是开始聊一些有的没的。


 


在大家聊天的空隙里,一个很久没有听到的声音低低地说了一声:“小心,你还在吗?”


大家都愣住了,很久没人说话,好半天才有人搭腔:“小心睡着了吧。”


小心忽然懒懒的发出了些声响,哼唧了半天说:“嗯……太累了,都睡着了……”


“小心你在吗?”语气平静,声音轻柔低沉,“我是蓝幻。”


“哦……是蓝幻啊……好久不见……”绵绵不绝的困意让小心只能很无力地发出了几个音节,没隔多久又回到了寂静无声。


“小心,生日快乐。”


“嗯……谢谢……”


 


在一阵令人压抑的死寂后,蓝幻语速极慢地说道:“小心,你是不是要睡着了?如果你想睡觉的话,我给你唱个安眠曲吧。”


一分钟之后,他才缓缓地开始唱歌。唱的是赵鹏的《老情人》。


 


轻轻想你 轻轻的


我的老情人


轻轻念你 轻轻的


我的老情人


你的眼睛 你的泪


依然很透明


匆匆一瞥 来不及


带走你的心


轻轻唤你 轻轻的


我的老情人


轻轻唱你 轻轻的


我的老情人


还要多少 的泪滴


才能洗得去


你我那年 的转身


仆仆的风尘


繁华散去 灯已清


容颜已老去


相见已是 别离时


往事不许提


 


 


没有伴奏,没有混响,干净的声音伴着微弱的电流音,从麦克风另一头娓娓传来。


声音里有不舍,有思念,有倾诉,有压抑,有难过,有疲惫,像是风尘仆仆的游子终得片刻安稳,沉稳的声音里满是尚未洗去的困倦。世界像是在他的声音里睡着了一般,浮躁与喧嚣都渐渐归于静寂。


所有人都静静地听他清唱,没有人开口打扰。


 


一曲终了,蓝幻迟疑地开口问道:“小心,你睡着了吗?”


半晌没有人回答,他才自顾自地继续说道:“睡着了吧……睡着了就好。你好好睡,我就先走了。小心,生日快乐。”


 


那以后的两年半里,中抓再也没有了蓝幻的踪迹,只有少数的几个幻心党的姑娘还迟迟徘徊,不肯离去。


 


(终)


一个月以前,蓝幻忽然发了一条微博,宣布已经进入了商配,接广告,接有声读物,换了新的微博账号。


商配圈大多数的人都会用真名,那个时候才知道,他的真名叫王明扬。


听起来巧合的像王阳明,让人很自然的想起了“心外无物”。


 


我打开了一个他最近的作品,听着他如今褪去了随性,认真而疏远的语气,压抑之感难以控制,如鲠在喉,不禁泪如雨下。再不忍继续听下去,匆忙关了网页,打开了那首没有伴奏的《老情人》,一遍又一遍地loop。


 


……


繁华散去 灯已清


容颜已老去


相见已是 别离时


往事不许提


 


相见争如不见,哀莫大于心死。


斯人犹在,往事却难再提。


 


我勉强地接受了这个事实——日后世上,再无“蓝幻”其人。


 


我姑酌彼兕觥,维以不永伤。


 



评论

热度(240)